清末民初北京养鸟人

    从清末到民初,每日清晨在城根下、河沿边,随处可见身穿长袍手提鸟笼的人,迈着方步 “遛鸟”。《燕京杂记》记载:“京师人多养雀,街上闲行者有臂鹰者,有笼百舌者,又有持小竿系一小鸟使其上者,游手无事,出入必携。每一茶坊,定有数竿插于栏外,其鸟有值数十金者。”

    老北京提笼架鸟,要追根到满族人养鸟听音的传统。满族人原是猎于山林的游牧民,闲时捕捉鸣禽以饲养观赏,捕鸟是其爱好之一。《清太宗实录》里记载,曾有人捕到一只好鸟,想送给皇太极请他收下,皇太极说:此鸟虽有好音,但玩物丧志,拒绝收下。可见,满族人有养鸟听音的传统。清朝满族人入关以后,这种传统也被带入北京。

名鼓师张继五收徒

1958年,原北京京剧团名鼓师张继五(前排左六)喜收高徒杨贵德。京剧名家马连良(前排左七)、张君秋(前排左五)、马福禄(前排左八)、名鼓师白登云(前排左九)、名琴师徐兰沅(前排左四)和李慕良(前排左一)等到场祝贺。  

伦敦深藏21米地下“秘密地铁”曝光

    2015年11月4日讯,据英国《每日邮报》11月3日报道,在英国首都伦敦街头地下21米深的地方,隐藏着一个被封存的庞大铁路网,曾被视为工程学上的奇迹。它就是伦敦的“邮局地铁”,全长37公里,于1927年首次开通,是当时世界上首个无人驾驶的电气化铁路。在最繁忙的时候,它每年可递送14亿封信件。

    Paddington)。20世纪初,伦敦街头变得拥堵不堪,伦敦邮件递送业务经常受到影响,地下铁路网因此被引入。在运营高峰期,这个铁路网需要220人运营,从伦敦标志性的牛津街下穿过,甚至距离贝克卢线仅数步之遥。

美国《生活》杂志拍摄的北平雪景

    今天的长安街在明清之际并未完全贯通,而是被天安门东西两侧的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分隔开来。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时,这条路曾经一度开放,直到1915年朱启钤主持前门地区的改造才拆除围墙成为一条通衢大道,当然长安左、右两门仍然保留在原地。照片中1946年的冬天,石狮子都白了头,长安街上积雪不浅,但仍然人来车往,可见已是一条重要街道。

    周末,北京连续下了几天雪。纷纷扬扬的雪,如鹅毛般飘洒下来,漫天漫地。对于早已习惯暖冬的北京人而言,如此大雪已不多见。您的朋友圈里,现在又被北京的雪景刷屏了吧。大雪覆盖下的北京,似乎少了一分现代都市的浮华,多了一分古都的拙朴。甚至有人感慨,“一下雪北京就变成北平了”。

一支塔影认通州

    2017年,北京市属行政事业单位就将整体或部分迁入通州了。通州这个京东卫星城一下子升级成了北京的行政副中心。不少土生土长的通州市民乐开了花。其实,早在明清时期,通州就是京都东大门,拱卫京畿,兴盛一时。

    通州这个名字,取自“漕运通济”之意。在纵贯南北的京杭大运河上,通州因其地理位置独特,自明清以降,一直担任着“皇家码头”的角色。每年都有大批船只在运河上频繁往来,由各地向京城运送物资漕粮。漕船到达通州后,一部分船只载着粮食经元代郭守敬开凿的通惠河继续向西,进入北京护城河后在朝阳门码头靠岸,将粮食送至东城一带的十三仓。由于北京城内储藏能力有限,更多的漕粮货物都被暂存在通州。今天在通州仍有许多以仓命名的地方,它们多是当年规模巨大的粮仓。

1935年天坛大修:梁思成夫妇留影祈年殿

    1935年5月11日的《京报》上刊载着这样一条消息:“文整会修天坛昨在圜丘台上行开工礼”。

    天坛虽为明清两代皇帝祭天之所,但经历了八国联军的蹂躏,早已破败不堪。1914年袁世凯复辟时,虽然曾对天坛稍事整饬,但由于管理水平有限,修理得非常潦草。上世纪30年代,天坛虽然已经辟为公园,但坛内用地被侵占严重,建筑倾圮破败,院落杂草丛生。往日恢宏、庄严的气势早已荡然无存。此时,刚刚成立的旧都文物整理委员会,将目光集中到了天坛。

旧时劝业场附近为嘛酒店多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天津的餐饮、住宿等服务行业主要集中在租界,尤其是英租界,弥纳客店、施磨斯客店等是那一时期具有代表性的饭店。后来,日租界和法租界因为商业的繁荣,服务业也随之发展起来。特别是法租界,上世纪30年代,这里已经成为天津餐饮服务业的中心,很多有名的饭店都落户于此。

    不过,这些饭店虽然都在租界内,但不同的饭店之间,不仅建筑风格存在明显差异,服务对象和提供的服务内容也不相同。在天津风貌建筑专家金彭育的描述中,同处法租界的交通饭店和裕中饭店就大不相同。

1915年正阳门大改造

    今天,“交通拥堵”可能是最令北京人头疼的问题之一,但您很难想象,一百年前北京就已经是一个“堵城”了。当时最大的堵点就是正阳门。

    正阳门,又称前门,位于北京内城九门南垣的正当中。在各城门中,前门的规模最大,包括城楼、箭楼、把城楼和箭楼连接成一体的瓮城,还有箭楼两侧的关帝庙、观音庙,以及箭楼前的正阳桥和五牌楼。帝国时代,正阳门的正门只有在皇帝出巡或到天坛、先农坛祭祀时才开启。平时车马、行人只能穿过20多米长的瓮城门洞,从两侧的“闸门”进出。城门洞里行人、牲畜、车辆终日摩肩接踵,臭气熏天。

熙熙攘攘北安桥

北安桥,是连接老天津意租界与日租界的交通枢纽。此桥原为木结构,1939年至1945年间又叫日本桥,此照大致摄于这一时期的某个初夏时节。桥上熙熙攘攘,拉洋车的、骑自行车的匆忙赶路,还有小商贩在招呼路人。远处的恢弘楼宇是位于日租界旭街(今和平路)的中原公司(今百货大楼)。抗战胜利后该桥拆建为水泥灌桩桥,新名称胜利桥,1975年改为三孔拱形钢混结构,更名北安桥。

七十年代泊头市生产生活老照片

 

我帮奶奶学毛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