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老照片:Sainte Catherine Bridge

 

影像摄于1927年3月,衡山路与虹桥路口交界处,在法国人称为Sainte Catherine桥的位置向华界眺望,黄包车没啥生意。

上海老照片:衡山路

衡山路为法公董局于1922年修筑,连接淮海路和徐家汇,当时以贝当路命名,1943年改称衡山路。衡山路沿线多是花园洋房和高档公寓,是当时法租界里的高档次住宅区。

1920年代,刚修筑的衡山路,当时称贝当路。

1932年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

    成立于1915年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曾经作为中国银行业界的一个奇迹。主要创办人陈辉德(字光甫)作为中国金融史上的一个重要人物,对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经营发展影响极大。陈光甫对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的行名诠释是“本行的命名,是‘上海商业储蓄银行’,社会上通常简称为‘上海银行’。所以标明‘商业储蓄’四字,是在确定本行经营业务的范围”。

    1931年6月22日上海商业储蓄银行总行迁入配备先进、设施齐全的新厦,厦址七亩有零,南至宁波路,北至北京路,西至江西路,租自广肇公所。大厦高六层,全部水泥钢骨,建筑费用150万元,自1929年7月开工,至1931年4月落成。

上海老照片:老文元裕记银楼

    1796-1821年间设立于上海老城厢的费文元银楼,曾是上海滩上的九大银楼之一。费文元银楼在1905年搬迁到南京路亲仁里口,后改名老文元银楼,店号“裕记”。抗战后期银楼因经营困难而歇业。

    老文元银楼以镶嵌饰品出名,其制作的金钻翠等高档首饰在当年的上海滩上闻名遐迩。

二十年代末上海、杭州老照片

上海街头的人群。拍摄于1927年。

 

1940年代的上海弄堂

    弄堂,上海人对里弄的称呼,它既不同于传统的中国江南民居,也不同于任何一种西方的建筑形式。

    然而,它又总是或多或少地带有中国传统建筑的痕迹,又或多或少地带有外来的建筑影响。 它最能代表近代上海城市文化的特征,它也是近代上海历史的最直接产物。

    上海这座城市就好像一个有生命的肌体。从高空俯看:纵横交织的道路犹如动脉,把城市分成若干个小区;每个小区之内,又有许多建筑与建筑之间形成的小通道,它密密麻麻布满全城,就像毛细血管那样细小却充满了生机。

1949年前后,解放军进入上海城

1949年,上海解放在即,城郊准备进城卖菜的商贩正等待放行入城。

 

八十年代的上海生活

    上海是一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拥有深厚的近代城市文化底蕴和众多历史古迹。江南传统吴越文化与西方传入的工业文化相融合形成上海特有的海派文化,上海人多属江浙民系使用吴语。早在宋代就有了“上海”之名,1843年后上海成为对外开放的商埠并迅速发展成为远东第一大城市,

    鸦片战争后上海开埠,外国的船只从外洋直溯而上,1845年英国殖民者首先在上海县境域划定英租界;1849年,法国殖民者也要求划定法租界;1863年,美租界与英租界合并成立公共租界。至此,上海市区划分为不同的管辖区,苏州河以北老闸(宋代建)和新闸(清代建)一带因大量贫苦农民的流入,逐渐兴起,形成北市。

抗战胜利后的上海(1945年10月12日到1946年2月5日)

摄影师 Walter Arrufat (1920年-2007年)出生在伯明翰,热爱摄影和旅行。 Walter Arrufat是专业的婚礼和人像摄影师,他的妻子也是一位摄影师;他们经常在美国和欧洲旅行,并在博览会上展示照片。从1945年10月12日到1946年2月5日;他在上海拍摄了大量当地的街道和生活图片。

 

民国上海老照片:黄包车上的美国男女与围观的儿童

 

一个定居的犹太男子站在他的店铺门口,这是一家当时沪上有名的高档照相机专卖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