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顶] 关于老照片修复的价格、流程及其他常见问题

罕见老照片:雷锋下葬时的真实情景,现场人山人海,如今墓地何在

雷锋,1940年出生于湖南长沙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43年至1947年期间,他的父母、哥哥和弟弟相继惨死,年仅7岁的雷锋成为了孤儿。1960年雷锋参军入伍,1962年因公殉职,年仅22岁。

镜头下:八十年代邓丽君劳军珍贵老照片,你肯定没见过!

 邓丽君,这个名字就包含着一代人的记忆。提到邓丽君,总会引发无限的感慨。邓丽君生前一直积极参加劳军活动,因而许多人称她为“军中情人”。

铁画艺人

    读者都知道江苏省芜湖的铁画有名,知道北京曾有铁画“第二故乡”美誉的人就不多了。北京曾出过一位“铁画大王”,把古都的文化积淀和精工巧作融合在一起,锻造的铁画“苍劲古朴”。

    1894年,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文武百官为了趁此机会取宠,四处搜集奇珍异宝以博慈禧欢心。江苏巡抚刚毅听说著名的芜湖铁画在宫中还未曾见过,便花重金派人去芜湖买了一套铁画屏风。为了能博得太后欢心,他贿赂了太监把屏风运入宫中,放在御廊里。慈禧经过御廊,看到屏风后,甚是欣喜,赶忙让李莲英把铁画屏风放在自己的寝宫里,以供观赏。刚毅如愿得到了恩宠,宫廷贵族们从此对铁画趋之若鹜。

清末民初北京养鸟人

    从清末到民初,每日清晨在城根下、河沿边,随处可见身穿长袍手提鸟笼的人,迈着方步 “遛鸟”。《燕京杂记》记载:“京师人多养雀,街上闲行者有臂鹰者,有笼百舌者,又有持小竿系一小鸟使其上者,游手无事,出入必携。每一茶坊,定有数竿插于栏外,其鸟有值数十金者。”

    老北京提笼架鸟,要追根到满族人养鸟听音的传统。满族人原是猎于山林的游牧民,闲时捕捉鸣禽以饲养观赏,捕鸟是其爱好之一。《清太宗实录》里记载,曾有人捕到一只好鸟,想送给皇太极请他收下,皇太极说:此鸟虽有好音,但玩物丧志,拒绝收下。可见,满族人有养鸟听音的传统。清朝满族人入关以后,这种传统也被带入北京。

故宫博物院开放记——从皇宫到博物馆

    1924年11月5日,溥仪被鹿钟麟轰出了紫禁城。很快,清室善后委员会就开始了对故宫国宝的点查工作。清王朝覆灭后,故宫中的偷盗行为极为猖獗,几乎发展到无人不偷、无物不可偷的局面。除了太监们顺手牵羊外,溥仪也多次以赏赐溥杰为名把许多珍玩、字画盗运出宫。这些珍宝的流失,使清查工作极为不易。为保安全,善委会制定了一套《点查清宫物件规则》,《规则》规定点查分组进行,每组由执行部和监视部两批人马组成,监视部人员由军警担任。每个小组每天去哪间宫室点查,都由委员长在前一日制定;每组成员不固定,由当天抽签决定。每组人员排定后,需要在办公处签名,并佩戴徽章,全组一起行动。点查物品时,由一人唱念物品名称、件数、附件和需要记录的细节;一人登记在册;一人根据登记编号写好号签,贴在物品上。遇到特别贵重的物品,必要时还要摄影,乃至用显微镜仔细观察,详细记录,以防止今后有人偷梁换柱。物品点查后,必须摆回原位;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不得把物品带出室外。还有一人专门负责记录全组的点查情况,包括人员是否更换,哪些物品还没有查之类的杂事。这些规定,即便从今天的角度看,也堪称严密。

名鼓师张继五收徒

1958年,原北京京剧团名鼓师张继五(前排左六)喜收高徒杨贵德。京剧名家马连良(前排左七)、张君秋(前排左五)、马福禄(前排左八)、名鼓师白登云(前排左九)、名琴师徐兰沅(前排左四)和李慕良(前排左一)等到场祝贺。  

伦敦深藏21米地下“秘密地铁”曝光

    2015年11月4日讯,据英国《每日邮报》11月3日报道,在英国首都伦敦街头地下21米深的地方,隐藏着一个被封存的庞大铁路网,曾被视为工程学上的奇迹。它就是伦敦的“邮局地铁”,全长37公里,于1927年首次开通,是当时世界上首个无人驾驶的电气化铁路。在最繁忙的时候,它每年可递送14亿封信件。

    Paddington)。20世纪初,伦敦街头变得拥堵不堪,伦敦邮件递送业务经常受到影响,地下铁路网因此被引入。在运营高峰期,这个铁路网需要220人运营,从伦敦标志性的牛津街下穿过,甚至距离贝克卢线仅数步之遥。

美国《生活》杂志拍摄的北平雪景

    今天的长安街在明清之际并未完全贯通,而是被天安门东西两侧的长安左门和长安右门分隔开来。八国联军占领北京时,这条路曾经一度开放,直到1915年朱启钤主持前门地区的改造才拆除围墙成为一条通衢大道,当然长安左、右两门仍然保留在原地。照片中1946年的冬天,石狮子都白了头,长安街上积雪不浅,但仍然人来车往,可见已是一条重要街道。

    周末,北京连续下了几天雪。纷纷扬扬的雪,如鹅毛般飘洒下来,漫天漫地。对于早已习惯暖冬的北京人而言,如此大雪已不多见。您的朋友圈里,现在又被北京的雪景刷屏了吧。大雪覆盖下的北京,似乎少了一分现代都市的浮华,多了一分古都的拙朴。甚至有人感慨,“一下雪北京就变成北平了”。

一支塔影认通州

    2017年,北京市属行政事业单位就将整体或部分迁入通州了。通州这个京东卫星城一下子升级成了北京的行政副中心。不少土生土长的通州市民乐开了花。其实,早在明清时期,通州就是京都东大门,拱卫京畿,兴盛一时。

    通州这个名字,取自“漕运通济”之意。在纵贯南北的京杭大运河上,通州因其地理位置独特,自明清以降,一直担任着“皇家码头”的角色。每年都有大批船只在运河上频繁往来,由各地向京城运送物资漕粮。漕船到达通州后,一部分船只载着粮食经元代郭守敬开凿的通惠河继续向西,进入北京护城河后在朝阳门码头靠岸,将粮食送至东城一带的十三仓。由于北京城内储藏能力有限,更多的漕粮货物都被暂存在通州。今天在通州仍有许多以仓命名的地方,它们多是当年规模巨大的粮仓。

1935年天坛大修:梁思成夫妇留影祈年殿

    1935年5月11日的《京报》上刊载着这样一条消息:“文整会修天坛昨在圜丘台上行开工礼”。

    天坛虽为明清两代皇帝祭天之所,但经历了八国联军的蹂躏,早已破败不堪。1914年袁世凯复辟时,虽然曾对天坛稍事整饬,但由于管理水平有限,修理得非常潦草。上世纪30年代,天坛虽然已经辟为公园,但坛内用地被侵占严重,建筑倾圮破败,院落杂草丛生。往日恢宏、庄严的气势早已荡然无存。此时,刚刚成立的旧都文物整理委员会,将目光集中到了天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