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18992849520
  • 咨询:18992849520
  • 老照片:朝鲜战争中令人难忘的面孔

    2019-6-11

    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签署朝鲜停战协定。


    时任毛泽东卫士长的李银桥记述道:“毛泽东考虑出兵不出兵,连续几天不能入睡,吃安眠药也睡不着。开会那天,他的东屋里坐了一屋子人……满屋子烟雾腾腾,从五六点钟开始研究,一直到后半夜。”这是他一生中最难做的决策之一。1952年主席在中南海接见回国的志愿军代表团。


    1945年,当金日成被苏联安置在平壤时,这位朝鲜领导人就对挥师南下统一朝鲜念念不忘。他在这个问题上毫不退让,一再恳请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准许他的行动。1949年末,他在一次会议上告诉斯大林,自己要“用刺刀尖碰一碰南方的土地。图为金日成和彭德怀在一起。


    李奇微被称为朝鲜战场上的屠夫。他曾毫不掩饰的说”总有一天,即便是像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也会因为精锐部队大量损失而无力支撑”“如果上帝允许我这么做,我应该做的更好,给中国人带来一场永远难忘的充满血腥的失败”。图为李奇微(左后)和麦克阿瑟在一起。


    李承晚大半生的时间都在国外流放,是朝鲜那一代人中在美国混的最好的,是普林斯顿大学的博士。他易动感情、自以为是。他曾经是一个民主主义者,可一旦掌握权力后,所有人都要对他唯命是从。他一生都在背信弃义中度过,由此变得铁石心肠。图为李承晚欢迎麦克阿瑟来到韩国参战。


    杨雨田(原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部电台台长):我那天就看到彭老总叫那战士把那大头鞋脱下来,他要摸摸暖和不暖和。那战士说,彭总,我脚脏,鞋里有味,脱下来,他要摸摸,他亲自要伸进去摸摸,是不是真的暖和,所以我就觉得什么叫爱兵如子啊。图为彭德怀在前线视察。


    周总理在看望从朝鲜战场撤下来接受治疗的志愿军。


    《谁是最可爱的人》:在朝鲜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它使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祖国的朋友们。但我最急于告诉你们的,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段重要经历,这就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图为志愿军飞行员群体。


    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奥斯汀沃伦在安理会上控诉苏联向朝鲜提供冲锋枪,他在现场拿出了一支在人民军手上缴获的波波沙冲锋枪。


    分享按钮